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羅惠光先生開講
市長:公爵大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羅惠光先生開講】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在咖啡館裡
 瀏覽1,252|回應0推薦0

公爵大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咖啡館裡

◎韓良露  

受邀要去談咖啡館,談什麼呢?自己幾乎天天上咖啡館,有時一天還上兩三家不同的咖啡館,旅行中更有一天上過七八次咖啡館的紀錄,本來上咖啡館都全叫咖啡,後來記取了巴爾札克死於過度飲用咖啡之教訓,改成間或叫茶或巧克力,但還是咖啡因。上咖啡館,是因為咖啡因上癮嗎?這點肯定不是,家中各種咖啡器具全備、咖啡豆更是連哪天打仗缺貨都夠用一年半載的,「喝咖啡,幹嘛非上咖啡館?」這是年輕時某位從不上咖啡館的男友對我的疑問,兩人後來分了手,其實也和兩人根本是不同路的人有關,光憑我總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而他總是不在往咖啡館的路上,當然彼此越行越遠。

無聊時算算自己一生上過多少咖啡館,卻總也算不清,但想想少說也有上千家,而消耗在咖啡館中的時間呢?那更驚人,一天或有兩三小時,那二十多年下來,恐怕也有五六百個日子,等於二十多年的時光中,至少就有兩年是待在咖啡館裡。

那麼多的咖啡館,但「屬於我的」咖啡館或「我屬於的」咖啡館有多少呢?真正想起來,卻發現只有在極年輕時,才會和咖啡館產生這類互相屬於的幻覺關係,這點和愛情極像,人也只有在極年輕時,才會以為自己和愛人「互相屬於」。

和海邊卡夫卡中的少年同年紀的十四、五時,覺得自己屬於當年位在西門町後巷二樓的天才咖啡館,這家總大聲放著齊柏林飛船樂團的咖啡館,室內總是暗不見天日,在煙霧迷繞、歌聲震耳的暈眩中,我和男友一杯一杯喝著不加糖不加三花奶水(那年代可沒奶精的)的黑咖啡,兩人談卡繆的異鄉人和齊克果的地下室手記,但之後會接吻的我們,其實那裡真懂存在主義的孤絕和荒謬呢?

和咖啡館的關係,在有過屬於之後,就很少再會產生屬於的感覺了,之後和咖啡館的關係變成「發生」的關係,自己在咖啡館裡,看著周遭發生的一切事情,知道自己和一些事有關,但總有一些事不全有關,因此,愛情是愛情,我還是我。

咖啡館裡可以發生很多事情,在西門町的天琴廳,有一批愛畫畫的人總在那談論抽象主義;台大附近的稻草人,每個人聽著陳達的思想起時都想拍八厘米實驗電影;武昌街的明星,有人在那寫現代詩、有人寫電影劇本;中山北路的艾迪亞,青春是西洋民歌。

咖啡館裡發生許多事情的年代,愛情也會在街頭、戲院和咖啡館裡發生。但到了某一天,愛情開始不再突然發生,而必須去尋找時,我也走上了尋找咖啡館之路。

尋找咖啡館,為了什麼呢?表面上是找一杯好咖啡,像在東京街頭找一家聞名的專賣單品虹吸咖啡的老店,在維也納的深冬踏隆雪到Cafe Central喝米朗琪咖啡、在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校區旁的匈牙利咖啡店喝可以一杯續一杯的清淡美式蒸餾咖啡、在義大利的帕多瓦喝一杯名鎮全義的Espresso、在伊斯坦堡的皇宮前喝濃厚的土耳其咖啡後再用咖啡渣算命、在上海的淮海路喝台灣商人開的星巴克咖啡、在巴黎聖日耳曼大道上喝花神的咖啡歐蕾。

就這樣,一杯又一杯咖啡下了肚,去過了一家又一家的咖啡館,終於發現,去咖啡館,尋找的不只是咖啡而已,更多時候是尋找自己。這也跟尋找愛情一樣,以為找的是不同的愛人,其實只是一直在尋找不同的自己。

5,1,2003

<轉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25&aid=138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