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羅惠光先生開講
市長:公爵大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羅惠光先生開講】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三十七點六度的困惑
 瀏覽1,188|回應0推薦0

公爵大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三十七點六度的困惑

張國立

上上個星期,我去麵攤吃牛肉麵,有兩個朋友進來,見到我就圍坐過來嘻嘻哈哈的打招呼。我沒在意,可是我留意到,原來坐在我左邊的客人捧著碗已經移到兩丈遠的地方去了。我覺得很奇怪,忽然想到,哈,這兩個朋友都是香港人,而你們都知道,香港說「喝水」會說成「渴水」。本來我想站起來說明,他們已經在台灣住了七、八年了,不過我沒起來說明,倒是趕緊拿紙巾假裝擦嘴的遮住鼻子。

上個星期起我工作的大樓開始對所有進入的同事進行耳溫測量,第一天我被測得的溫度是三十七點六,周圍的人都說,張先生,你的溫度很高喲。不過既然不到三十八度,我也並不在意。接下來的一天,不停有人戴著口罩還不夠的掩住口鼻和我用這種方式打招呼:「蜜斯脫張,聽說你是本大樓體溫最高的。」

突然間我恍然發現,原來我已經是本大樓可疑的可疑SARS病例,和那兩個香港人的「渴水」一樣。

可惜周休二日,我直到這個星期一才洗刷掉可疑的可疑嫌疑,這天量出來的是三十六度,實在很想在腦袋上貼個字條寫:本人今天三十六度。

當然,我沒貼紙條,而且我繼續聽到身後有人說:「ㄟ,他是上個星期本大樓體溫最高的。」於是我想,等到下個月,一定還會有人說:「看到那個小子沒有,他是上個月本大樓體溫最高的。」

如果我再被量到一次三十七度六,大概不用政府來隔離我,全世界都會自動的隔離我了吧。

以前我們台灣人常被分成兩種人。喝酒喝到半夜一點,台灣人分成結婚的、未婚的;選舉前,台灣人分成統派的、獨派的;年過五十,台灣人分成吃威而鋼的、不吃威而鋼的;這兩年,台灣分成失業的、就業的;談到小孩子,台灣人分成念雙語學校的、念單語學校的。現在,台灣人分成可疑病例的、可能可疑病例的。也難怪新竹縣市長不歡迎SARS病人去他們那裡,鄰居拿白眼對待父母在和平醫院打拚工作的孩子。

至於今天,台灣人也有兩種,一種是大清早拚了老命洗冷水澡以為可以降低體溫的,另一種則是不管我洗多少次的冷水澡仍然待我如可能可疑病例的。請問,你是哪一種?

SARS可怕,如何對待SARS病人的家屬、對待康復出院的SARS病人,可能更可怕。

至於我,哈,我想儘管我三餐飯後加睡前的洗冷水澡,到了明年,我可能會成為,「看到那個老傢伙沒,他是去年本大樓體溫最高的。」

5,1,2003

<轉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25&aid=138345